徐海云:我国生活垃圾处理全覆盖短板在农村,并不存在所谓“因地制宜”,适度集中处理才是解决之道。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向来以“言辞犀利,能言敢言”在行业内引发众多共鸣。在12月8日举行的中国环联第一届战略性新兴环保产业高峰论坛上,徐海云对当前生活垃圾分类和垃圾焚烧的一些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严肃地指出,生活垃圾分类的初衷是一项为了清洁卫生、环境友好、可持续发展、全民参与的经济活动。让别人做的,让机械做的都不属于真正的垃圾分类。在谈到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时,徐海云指出,所谓的因地制宜,就地处置的方式只能得到不规范的处置结果,集中焚烧处理才是农村生活垃圾的解决之道。报告最后,徐海云把垃圾分类比喻成生孩子。17年生不出孩子说明本身是有问题的。

    固废观察本期独家分享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的报告全记录,供业内学习参考。

    来源:中国环联

    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审核

    记录、整理:陈思勤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发言

    首先,什么是生活垃圾分类?

    目前对垃圾分类,其实并没有统一的定义。通俗来讲,就是在生活垃圾中把某些东西分出来。我个人理解:生活垃圾分类收集是一项为了清洁卫生、环境友好、可持续发展、全民参与的经济活动。

    必须要明确一点:生活垃圾分类 ≠ 生活垃圾分类收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生活垃圾可以有多种分类,但实际上分类收集都很有限。

    我们看一下日本生活垃圾的组分(下图),日本东京生活垃圾焚烧厂的废纸含量达到40-50%。日本的卫生纸是要求冲到下水道。这样情况下,废纸含量还能达到这么高。可想而知其他品类的垃圾都到哪里去了。日本的塑料瓶,有多少量是进口到中国来处置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德国慕尼黑主要实行三类垃圾桶,废纸(蓝色),生物质垃圾(棕色),其余垃圾(黑色);废纸、生物质有机垃圾免费,而其余垃圾是收费的。

    接下来我们分析一下“捡破烂”是不是垃圾分类?

    从社区清洁卫生、个人清洁卫生和回收产品的清洁利用上面,“捡破烂”都非垃圾分类的初衷。我认为让别人做的、让机械做的不属于真正的垃圾分类,垃圾分类一定要自己做。

    第二方面,我们探讨一下生活垃圾分类对焚烧的影响。生活垃圾热值的变化主要因素是经济发展水平或者说消费水平的变化,把厨余垃圾分出来与否,对热值影响不大。因此,我认为生活垃圾分类对垃圾焚烧基本没有影响。

    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出台湾地区的厨余回收量的变化对焚烧发电效率的影响基本没有。台湾地区虽然声称厨余垃圾分类收集做得好,但厨余垃圾的回收利用要明显落后,台湾第一个厨余垃圾厌氧处理厂今年才动工,计划2018年底才能投入运营。

    最后谈一下我对垃圾焚烧发展趋势的一些观点。

    我国垃圾焚烧发电装机容量543万千瓦,但年发电量却有293亿千瓦时,这里面有多少用烧煤炭来补足垃圾发电不足的情况,可以想象。我认为煤炭等外加燃料应排除在可再生能源之外。欧洲最近就垃圾焚烧发电是否应该取消补贴有过争论。


    最后我想谈一下农村垃圾治理问题。

    我们国家生活垃圾处理离全覆盖还比较远,主要是农村垃圾还有较大差距。我认为农村生活垃圾一定要集中焚烧治理。就地填埋处理或者小规模焚烧都不适合。

    1962年日本生活垃圾收集覆盖率达到60%,1975年达到100%。即使2020年实现农村生活垃圾90%“治理”的目标,也没有达到日本1975年的水平。是没有钱吗,日本在1970年的人均GDP也只有2000美元,而我们现在的人均GDP已经是2000美元的数倍。

    看来主要是认识问题和重视问题。有关方面设定的2020年农村生活垃圾90%“治理”目标,而不是“处理”目标,什么是治理,很有讲究,其中重要的特征是“因地制宜”,某种程度上,把村庄的生活垃圾收集起来倒在附近的沟里、河里甚至江里也可以算作因地制宜。


    这样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方式,究竟能不能达标?

    为什么说要适度集中处理?

    生活垃圾处理设施

    没有规模,难有有效管理;没有规模,没有经济效益;没有规模,没有环保设施运行,也就没有环境保护。我希望我国的生活垃圾治理一定要尽早实现全覆盖,包括农村地区。


    文末彩蛋:

    嘉宾提问:中国的塑料再生利用水平如何提升?

    徐海云:中国的垃圾再生利用水平已经很高了。除了处理了中国的再生垃圾,还处理了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再生垃圾。日本有80%的塑料瓶被进口到中国,因此我认为中国的垃圾再生利用水平不会再提高了只应该降低。
     


    欢迎投稿:来搞请投中环协网站 网站邮箱: zhghww6800@sina.com